香港中乐团:敬悼吴泽洲先生
用户评价: / 0
好 
周三, 2021年 01月 13日 09:48

惊闻吴泽洲先生(北京时间)1月7日凌晨叁时半於维也纳辞世,享年八十叁岁的消息,是难以相信,让人无比痛心之事。

作者:周凡夫

  惊闻吴泽洲先生(北京时间)1月7日凌晨叁时半於维也纳辞世,享年八十叁岁的消息,是难以相信,让人无比痛心之事。2018年9月与香港中乐团两位总监到他在北京府上拜候共聚的最後一面,和2002年2月上旬,於维也纳首次见面,及後相继在欧洲和中国多次相聚的流光映像,便如倒捲菲林一一回到眼前来。

  与香港中乐团四度合作

  吴泽洲先生是国际音乐文化交流策划有限公司「吴氏策划」(WU PROMOTION) 的创办人,他原是在奥地利和德国营商的华人,他和於德国唸书成长的儿子吴嘉童,自1998年组织在世界闻名的维也纳金色大厅,及欧洲其他城市举办的「春节民族音乐会」活动,经过二十多年的经营,在欧洲众多城市的主流社会已成为一年一度的盛事传统。在吴氏父子的努力耕耘下,「吴氏策划」不仅将中华大地的演艺团体带到欧洲,还带到包括南美洲在内的世界各地,和将欧美各大艺团带到中国巡演,壮大成为国际知名的中国文化品牌,至今合作过的国家和地区已有六、七十个,每年在海内外演出数百场,除音乐节目,还有崑曲、京剧、歌剧、舞剧、芭蕾舞、现代舞和中、西方戏剧。

  香港中乐团和「吴氏策划」合作过四次,首次是乐团公司化後2002年首次外访,应邀到德、奥两国访问,先後在世界闻名的维也纳金色大厅,德国德根道夫(DEGGENDORF)市政会堂,和慕尼黑市政府赫尔库勒斯大厅演出的「马年春节音乐会」。第二次是2011年2月为兔年新春到欧洲巡演,自北极圈内的特罗姆瑟(Tromsø)开始,再南回瑞士琉森、德国不莱梅施图尔(Stuhr)、布拉格及柏林,共演出五场的大型音乐交流活动。

  第叁次是2018年9月「音扬大川」巡演,先後在北京、杭州、上海、南京演出了五场,庆祝香港回归二十一周年。第四次是去年为期十八天(1月21日至2月7日),经历六个国家十一个城市,走遍八万公里,由阎惠昌和周熙杰执棒,先後在琉森、波恩、布鲁塞尔、不莱梅的施图尔、奥地利的蒂罗尔(Tiroler)、 布达佩斯,和德累斯顿,共举行了七场鼠年新春音乐会,其中於布达佩斯艺术皇宫(Mupa Budapest)举行的第六场,更是香港中乐团首场透过网络全球直播的演出,藉此将中国音乐的正能量向全球发放。

  成功打入主流社会有法

  笔者亲历「吴氏策划」和香港中乐团这四次合作,其中叁次都是在欧洲举行的「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票价都不便宜,每场演出所见,不单几全是外国观众,而且有不少当地政界、文化界、社交界的重要人士,且人人都盛装华服,那种衣香嫔影,冠盖云集的场面,就如在欧洲观看大型歌剧演出一样,不仅场面隆重,欣赏时但见人人投入,凝神专注,一曲既终时的热烈掌声,和应酬式的客气反应很不一样。台上的演出者亦明显被这种满堂知音的气氛感染而往往会越奏越投入,形成炽热的场面结束。

  中国的民族乐团能够藉著春节新年音乐会的机缘,打入西方交响乐发源地的德、奥主流社会,成为当地上流社会的重要社交活动,原因不难理解,那与过去二、叁十年来中国国力与国势提升,中国与欧洲,特别是德、奥经济贸易往还日趋紧密,刺激起大家对中国音乐文化的兴趣不无关係;但更重要的是,这是「吴氏策划」的主办能力、组织听众,和市场推广获得成效的成果。吴泽洲长期在维也纳生活,吴嘉童更曾在德、奥求学,广泛的政界、商界与文化界人脉关係,提供了一定的基础。笔者当年便曾访问吴泽洲,他这样说﹕「最初一、两年举办,外国人出於好奇出席,当时的演出,我特别请来了解中国音乐的大学教授在音乐会中讲解,提高大家的欣赏兴趣,现在不仅有了兴趣,还懂得欣赏了。举办四、五年後,信心大增,局面逐渐打开,香港中乐团的演出很成功,观众反应特别热烈,我看这是因为香港中乐团演奏的曲目,和其他乐团很不一样,很新鲜,大多采用现代手法创作,题材内容都能紧扣时代脉搏,听众都懂得欣赏。」吴泽洲强调,世界一直在发展,民族音乐亦应不断发展,交响化是重要的发展方向,民族乐团演奏交响化作品,能更容易打入欧洲市场。

  动力来自对国家的关切

  其实,吴泽洲先生的专业和文化艺术无关。他在北京师範大学物理系毕业後,留校任教;其後被学校选派脱産进修,曾就教於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洪朝生、曾泽培教授等,学习低温实验技术、超导宏观理论、超导微观理论。进修两年後,返回大学,任教低温固体专业和电子学专业。曾主讲的课程有:低温物理、固体物理、晶体管电路、脉衝数字电路,数学,以及爲物理系教师进修班开设英语课等。在北京师範大学任教期间,曾主讲六门不同的课程,学习四门外语。

  1979年8月吴泽洲获西德(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邀请,於1980年2月赴德国慕尼黑进修德语、数字处理,後应德国著名的MEISSNER低温物理研究所邀请,以客座科学家身份,参与「超导下磁单荷探测」的研究。也就是说,吴泽洲唸的是物理科学,在国内外大学、物理研究所从事物理学的教学与研究,长达二十五年。

     但上一世纪九十年代偶然的机缘和个人的兴趣等原因,吴泽洲却从科学领域跨界踏入国际文化演艺市场,怀著文化梦想创建了「吴氏策划」,致力将民族文化推向世界,意想不到的是,由此却创下让人难以置信的「文化奇蹟」。

  箇中的动力来源,吴泽洲曾作过回顾,他说:「鉴於民族文化遭受外来文化的强烈衝击,举步维艰,人才外流,文艺团体没有外国人约请,难出国门的形势下,我於1997年3月致函文化部领导,提出《凭藉国人自身努力,能动地把我国民族文化艺术精华推向世界艺术舞台和国际文化市场》的倡议。」由此见出其中的动力便来自那股对国家、民族、文化的关切之情。吴泽洲个人将「吴氏策划」从当年一间民营公司,事无巨细,亲力亲爲,以不足五个人的组织去安排六百人的出访活动,没花国家一分钱,而赢得空前的成功,由此发展到今日每年在海内外演出数百场,活动已遍及世界五大洲两百多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国际化文化品牌,这确是吴泽洲创下的奇蹟,是其哲𠻸嘉童加以发扬的成果。

  竭奉心力播扬文化艺术

  吴泽洲先生晚年开始整理他一手创下的「文化奇蹟」,并将之写成书稿,将他宝贵的经验和後人分享。2018年9月中「吴氏策划」为香港中乐团安排「音扬大川」巡演,首站北京,乐团两位总监(阎惠昌及钱敏华)和笔者在嘉童安排下特别到吴老先生在北京的府上拜候。大家欢聚旧情,高论世局之馀,他便再次和笔者谈到他的书稿,再次谈到他一直心怀的梦想:「愿竭奉心力,把世界各个地域的傑出文化引荐到中国的同时,亦把中国优秀的文化艺术播扬到人间的海角天涯!」

  奈何这次却是最後一次聚首共话,乌呼!乌呼!现斯人远去,归回仙家,而书稿在他在生时仍未能面世,遗憾!遗憾!祈愿吴老先生这册内容珍贵的书稿能早日付梓,这既是造福後人,亦当是能让他在仙界中展现他儒雅笑容的大好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