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野兽派弦乐四重奏,2016

巡演日期:2016年,6月2日 - 13日

“最能在世界舞台上代表意大利音乐文化价值的乐团之一”

巡演日期
  • 2016年,6月2日 - 13日

2016年6月3日,19:45,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2016年6月4日,19:30,国家大剧院
2016年6月5日,19:00,清华蒙民伟音乐厅
2016年6月7日,19:30,南京文化艺术中心
2016年6月9日,19:30,重庆国泰艺术中心
2016年6月10日,19:30,上海城市剧院

莱奥纳多•切拉,第一小提琴
皮埃特罗•法布里,第二小提琴
爱丽萨•弗洛里蒂亚,中提琴
贾柯莫•高登茨,大提琴

  “色彩具备巫术般的无穷神力”— 亨利•马蒂斯

  这支来自意大利的弦乐四重奏有着一个法语名字“Fauves”,意思是“野兽”。20世纪初,一群法国画家以颠覆传统的色彩运用而被冠以“野兽派”的雅号。其中最著名的“野兽派”要数亨利•马蒂斯,他将色彩发挥到极致,用纯粹而活力四射的颜色发展出一种全新的绘画技巧。野兽派弦乐四重奏正是受到野兽派绘画的启迪,希望通过音乐的色彩与听者分享最强烈的情感体验。

  野兽派四重奏曾出现在众多国际重要音乐节,并为许多著名的音乐机构演奏,包括意大利拉文纳音乐节、斯波莱托两个世界音乐节、保罗•波奇阿尼国际弦乐四重奏音乐节、葡萄牙维阿那•杜卡斯特罗国际音乐节、意大利阿斯柯利皮切诺音乐节、安吉罗•马利亚尼系列音乐会、汉诺威“Think Big”室内乐音乐节、博洛尼亚“在一起”基金会音乐会、帕尔马威尔第音乐节、迪诺•奇阿尼钢琴节(与著名钢琴家杰弗里•斯万合作)、波利蒂亚玛剧院“音乐之友”系列音乐会、伊莫拉夏季钢琴节(与中提琴家安东纳罗•法鲁利合作)、伊杜里亚•马泰基金会系列、希腊皮尔翁山音乐节、塞斯托•洛奇室内乐音乐节、德国于尔岑城堡音乐周、汉诺威约翰内斯•勃拉姆斯室内乐音乐节和IUC系列音乐会(与单簧管演奏家吉拉•达哈尔及曼陀林演奏家阿维•阿维托合作)。

  他们在意大利总统官邸奎里纳尔宫的“奎里纳尔系列音乐会”上为总统等贵宾首演了德国作曲家约格•维德曼(Jorg Widmann)作品,由意大利电台三台播出。他们曾作为国际优秀青年音乐家代表,为德国文化部音乐会演奏。2013年暨威尔第诞辰200周年之际,他们受邀为埃及驻罗马大使馆演出了威尔第e小调弦乐四重奏。

  野兽派四重奏曾在克雷莫纳“沃特•斯托佛”音乐学院克雷莫纳四重奏门下取得硕士学位。他们还持有汉诺威音乐戏剧和媒体学院四重奏演奏硕士学位、巴塞尔音乐学院室内乐演奏硕士学位,以及意大利菲耶索莱音乐学院弦乐四重奏演奏证书。他们先后曾在大提琴家马可•戴奇莫(Marco Decimo)、小提琴家伊伯哈德•费茨(Eberhard Feltz)、中提琴家安东纳罗•法鲁利(Antonello Farulli)和欧洲室内乐学院课程大师班中深造。他们是梅纽因基金会三年奖学金得主。在2015年索尼古典音乐新星比赛中,他们获得Radio Classica特别奖。

  他们同样热衷于参与各类特殊音乐项目。与博洛尼亚大学合作的“奇里项目”旨在重新发掘意大利大提琴家及作曲家乔瓦尼•巴蒂斯塔•奇里(Giovanni Battista Cirri)的弦乐四重奏作品。2015年,四重奏发行了奇里的6部弦乐四重奏作品,也是世界首次录音。同年,“为欧洲不朽之树而演”项目启动。四重奏邀请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科学与音乐学院驻场作曲家、意大利青年作曲家卡尔米-伊玛努艾尔•切拉(Carmine-Emanuele Cella)创作了一系列古树与弦乐四重奏作品,利用高科技将百年古树的纹理转换为音符,与弦乐四重奏现场演奏相结合。

莱奥纳多•切拉,第一小提琴

  莱奥纳多的启蒙老师是费欧伦扎•罗西(Fiorenza Rosi),他10岁时以独奏身份在佩萨罗与罗西尼小交响乐团首次登台,后曾追随菲利斯(V. De Felice)和佩尔匹克(A. Perpich)学习,最终以优异成绩及“年度最佳毕业生”毕业,并获罗西尼基金会嘉奖。2006年,他投身汉诺威音乐戏剧与媒体学院小提琴教授克里斯托弗•维格林(Krzysztof Wegrzyn)门下,2011年以全优成绩毕业。

  在连续获得意大利拉文纳、布林迪西、福贾和列蒂国内比赛的第一名后,他在2005年斯乔国际小提琴比赛和2009年里窝那国际贝纳伯小提琴比赛中分别取得金奖。

  2010年4月,他被意大利著名小提琴家朱利亚诺•卡米诺拉(Giuliano Carmignola)选为博洛尼亚莫扎特室内乐团(Orchestra Mozart)独奏兼首席。继而,他在阿巴多执棒下随乐团在奥格斯堡莫扎特音乐节等多个国际音乐节亮相。2012年,由柏林爱乐前任首席、著名小提琴家莱昂•斯皮拉(Leon Spierer)担任主席的Fatima Terzo Bernardi奖将最高荣誉颁发给了他。

  2012年5月,他成为野兽派弦乐四重奏第一小提琴。

  他演奏的是一把1930年意大利安东尼奥•法比亚尼(Antonio Fabiani)小提琴。

皮埃特罗•法布里,第二小提琴

  皮埃特罗幼年的启蒙老师是罗马尼亚小提琴家丹奇拉•爱琳娜•希尔布(Dancila Elena Sirbu),1992至1995年间他在瑞士卢加诺随展卡洛•蒙特罗索(Giancarlo Monterosso)学习,后进入瑞士祖格音乐学校拜师阿尔伯•罗森费德(Albor Rosenfeld)。

  1996和1999年,他分别在瑞士琉森和萨南获得青年比赛第二名。2000年,他进入苏黎世音乐学院师从美国小提琴家罗伯特•齐曼斯基(Robert Zimansky),2006年取得音乐表演硕士学位。在学期间,他首次作为独奏家与瑞士祖格青年乐团合作,获得评论界的热捧。2002年,他加入瑞士青年交响乐团;2004年,加入古斯塔夫•马勒青年乐团。

  他曾先后入选罗伯特•齐曼斯基、奥地利小提琴家托马斯•克里斯蒂安(Thomas Christian)、俄罗斯小提琴家扎克哈•布隆(Zakhar Bron)、意大利小提琴家萨尔瓦多•阿卡多(Salvatore Accardo)、英国小提琴家戴特勒夫•哈恩(Detlef Hahn)、匈牙利小提琴家乔治•保克(György Pauk)和乌克兰小提琴家帕维尔•维尼科夫(Pavel Vernikov)大师班,并在苏黎世先后拜师约翰•哈洛威(John Holloway)、史特芬诺•蒙特纳利(Stefano Montanari)和恩里克•欧诺福利(Enrico Onofri)学习巴洛克音乐。

  作为野兽派四重奏成员,他曾获得梅纽因基金会三年奖学金;曾在汉诺威音乐、戏剧和媒体学院奥利沃•维勒(Oliver Wille)门下以优异成绩获得室内乐演奏硕士学位。

爱丽萨•弗洛里蒂亚,中提琴

  爱丽萨曾在意大利拉文纳威尔第音乐学院师从鲁奇阿诺•贝托尼(Luciano Bertoni)学习中提琴,2006年毕业。同年,她转入皮亚琴察尼柯里尼音乐学院威利慕斯•扬森(Wilhelmus Janssen)门下学习,2009年以优异成绩取得音乐表演艺术硕士学位。、

  她曾入选由斯卡拉爱乐中提琴首席丹尼罗•罗西(Danilo Rossi)在皮内罗洛音乐学院主持的三年一届中提琴硕士班,并曾参加今井信子和谢尔吉•格申科(Sergey Girshenko)大师班。

  她对室内乐有着极高热情,重要指导教师包括中提琴家安东纳罗•法鲁利、大提琴家安德拉•纳诺尼(Andera Nannoni)、钢琴家克劳斯-克里斯蒂安•舒斯特(Claus-Christian Schuster)、小提琴家克里斯托夫•乔瓦尼奈蒂(Christophe Giovaninetti)、吕克-马利•盖哈(Luc-Marie Aguera)、约翰内斯•麦斯(Johannes Meiss)、中提琴家西蒙尼•格拉玛利亚(Simone Gramaglia)、小提琴家沃特尔•列文(Walter Levine)和埃伯哈德•费茨(Eberhard Feltz)。

  她持有巴塞尔音乐学院和菲耶索莱音乐学院弦乐四重奏硕士证书。

贾柯莫•高登茨,大提琴

  贾柯莫曾在拉文纳威尔第音乐学院师从蒂兹阿诺•贝拉迪(Tiziano Berardi)学习大提琴;后在切塞纳布鲁诺•马岱纳音乐学院拜师古斯塔夫•布鲁尼(Gustavo Bruni)。2007年,他进入摩德纳奥拉佐•维奇音乐学院师从美国大提琴家玛丽安•陈(Marianne Chen),2010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并取得音乐演奏硕士学位。他曾入选阿尔弗雷德•帕西奇利(Alfredo Persichilli)和阿兰•梅尼耶(Alain Meunier)大师班。他还持有巴塞尔音乐学院和菲耶索莱音乐学院弦乐四重奏硕士证书。

  他的室内乐重要指导教师包括中提琴家安东纳罗•法鲁利、大提琴家安德拉•纳诺尼、钢琴家克劳斯-克里斯蒂安•舒斯特、小提琴家克里斯托夫•乔瓦尼奈蒂、吕克-马利•盖哈、约翰内斯•麦斯、中提琴家西蒙尼•格拉玛利亚、小提琴家沃特尔•列文和埃伯哈德•费茨。

评论

“最能在世界舞台上代表意大利音乐文化价值的乐团之一”

— 安东纳罗•法鲁利,中提琴家、欧洲室内乐学院总监

“野兽派四重奏的演奏为观众呈现最高的音乐质量和技术能力”

— 奥利沃•维勒,Kuss四重奏小提琴家

支持:

  The majority of financial loan companies provide the service of getting North Carolina Payday Loans for U.S. citizens. But it is worth noting that these tests were carried out on the blood cells. Therefore, it's too early to say about scientific evidence of Viagra influence on blood clo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