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 2017

巡演日期:2017年,9月7日 - 16日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成立于1977年。舞团自创始之初,就被看作是一股芭蕾革新力量,其艺术创作更新了俄罗斯古典芭蕾的概念,把芭蕾舞的情绪表达和戏剧冲突推至极限。

巡演日程: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9月07日, 19:15, 《罗丹》
9月08日, 19:15, 《罗丹》
购票链接:http://www.shoac.com.cn/PlayInfo.aspx?playid=16413

9月09日, 19:15, 《安娜·卡列尼娜》
9月10日, 19:15, 《安娜·卡列尼娜》
购票链接:http://www.shoac.com.cn/PlayInfo.aspx?playid=16424

国家大剧院

9月13日, 19:30,《安娜·卡列尼娜》
9月14日, 19:30,《安娜·卡列尼娜》
购票链接:http://ticket.chncpa.org/product-1037796.html

9月15日, 19:30,《罗丹》
9月16日, 19:30,《罗丹》
购票链接:http://ticket.chncpa.org/product-1038323.html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成立于1977年。当时年仅31岁的舞蹈编导鲍里斯•艾夫曼离开暮气沉沉的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率领一大批同样不安分的青年才俊,创建了“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开始了新的艺术探索。舞团自创始之初,就被看作是一股芭蕾革新力量,其艺术创作更新了俄罗斯古典芭蕾的概念,把芭蕾舞的情绪表达和戏剧冲突推至极限。舞团的首场演出不但受到观众和芭蕾评论家的热烈回应,还掀起了对于俄罗斯芭蕾发展新趋势的广泛热议。

  1988年,艾夫曼芭蕾舞团首次登上欧洲舞台,在巴黎香榭丽舍剧院的首秀一鸣惊人,凭借既保持俄罗斯芭蕾流派严谨规范、技巧高超、善于抒情的底蕴,又将二十世纪舞台艺术与电影表现手法融合的独特风格,震撼了每一名观众,这种最新的芭蕾发展潮流震惊了世界,彻底改变了世界观众心目中俄罗斯只有《天鹅湖》的印象,评论家认为“艾夫曼芭蕾舞团的作品揭示了人性的深刻内在,并用舞蹈将错综复杂的尖锐矛盾呈现于舞台之上,体现出这位编舞大家与众不同的创作观念以及对作品强大的驾驭能力”,舞团自此被称为“俄罗斯芭蕾的新名片!”

  艾夫曼芭蕾舞团还是欧美最受欢迎的芭蕾舞团之一,每年能在本国观看到他们演出的时间不足两个月,该团在当地的演出长期处于一票难求的状态。其《柴可夫斯基》、《堂吉可德》、《红色吉赛尔》、《俄罗斯的哈姆雷特》、《安娜•卡列尼娜》、《海鸥》、《奥涅金》、《罗丹》、《超越罪恶》、《安魂曲》等芭蕾作品不仅展现了俄罗斯当代芭蕾艺术的最高水平,也蕴含着俄罗斯不朽的精神遗产和世界文化的智慧。他们不断用创新的方式诠释文化的内涵,带领着观众进入一个高雅的艺术世界。艾夫曼芭蕾舞团于1998年获得俄罗斯政府授予的“国家艺术团”,这是俄罗斯艺术团体的最高荣誉,同时享有此荣誉的还有马林斯基芭蕾舞团和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这两个世界知名芭蕾舞团。

  创始人&编舞:鲍里斯•艾夫曼

  鲍里斯•艾夫曼是当今俄罗斯舞坛上最有特色、最受欢迎的编舞家之一,其艺术生涯在当今舞坛持续辉煌灿烂达几十年之久。他创作过四十多部芭蕾舞剧,创建了自己的风格、自己的舞团和芭蕾学校。他被人们称作“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编舞家之一”,并曾荣获“俄罗斯人民艺术家”称号,获得“俄罗斯联邦国家奖”、“金面具奖”、“金天幕奖”及多个国际奖项。此外他还是俄罗斯国家贡献勋章的获得者。艾夫曼出生于西伯利亚,自幼便展现出过人的舞蹈天赋,他常说:“芭蕾于我而言不仅是一个职业,它是我存在的意义,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在结束了列宁格勒音乐学院和瓦岗诺娃芭蕾舞学校的求学生涯之后,艾弗曼于1977年创立了自己的芭蕾舞团——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也就是今天声明远播的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的前身。他和他那些出色的舞者们,不仅有着坚实的古典芭蕾舞基础,同时不断积极创新,丰富芭蕾舞蹈语言,很快便被看作是俄罗斯芭蕾新生代的中坚力量。

  艾夫曼认为新世纪要求推陈出新的舞蹈编排,并应该贴近反映现代人类。他热切关注时下问题,并公开就人类生活的复杂性和戏剧性与观众展开讨论。他表示:“我全部的舞蹈创作就是为芭蕾寻求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寻找一种能够表达人类精神生活的身体语言。舞蹈对我来说并不是身体上的拓展,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探索。”鲍里斯•艾夫曼和他的舞团最核心最首要的艺术任务是:在底蕴丰厚的传统俄罗斯心理戏剧的基础上,创作独具一格且富有革新精神的新剧目,建立符合21世纪需求的新型舞蹈编导方式。

  剧目:《安娜•卡列尼娜》

  鲍里斯•艾夫曼的芭蕾舞剧《安娜•卡列尼娜》是一部充满内在张力的作品,他精准地把握了人物的心理情感冲突,并将展现给观众。他抛开了列夫•托尔斯泰小说中所有的故事副线,将重点集中在了安娜、卡列宁和沃伦斯基的爱情纠葛上。艾夫曼用舞蹈的语言勾勒出一个女人的重生。他认为,对爱的激情和渴求是一种人类本能,它促使女主人公奋起反抗当时的社会道德准则,让她的母性之爱沦丧,让她的内心世界坍塌,使她义无反顾不计代价地挥霍她的激情,向它臣服并最终为之毁灭。

  卡列宁家族的日常生活严格遵守着上层社会的繁文缛节和夫权至上。整个家庭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和谐与平静,直到安娜对沃伦斯基炽热的爱情打破了这种“理所当然”。但这对恋人的真挚感情却受到人们的质疑和排挤。人们认同着卡列宁的虚伪,只有安娜例外。她对沃伦斯基疯狂深挚的爱恋超越了一切,这种疯狂不仅令她抛下了对儿子的责任,也注定了她的悲剧命运。上流社会的无聊消遣让她感到窒息,她深陷在情欲的快感中无法自拔。对爱情成瘾的依赖成为安娜痛苦的源泉,使她饱受折磨,并最终使得她选择自杀来结束自己混乱且充满苦难的生命。

  艾夫曼认为,他的芭蕾剧不是在讲述过去,而是在述说现在:剧目中所蕴含的永恒的情感与当代观众的感情现实密不可分且相互呼应。生活更为重要的目标是什么?是依照传统保持责任和感情之间的和谐表象,还是臣服于内心真实的情感?我们是否有权毁掉我们的家庭,剥夺一个孩子应得的母爱?只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欲?所有这些问题是萦绕在托尔斯泰时代的疑团,也同样是存在于现今的谜题,这些问题从古至今一遍遍不断被问及,却始终没有答案。唯一确定的只是,无论生死我们都渴望被理解、被认同。

  剧目:《罗丹》

  “罗丹和克洛岱尔的人生与爱情,是一出叹为观止的传奇。在传奇中,两位艺术家的戏剧性的结合,令人难以置信,而其中的爱与恨、情与仇、还有彼此间对艺术才华的妒嫉,纷纷纠葛在一起。两位雕塑家的灵魂与肉体,在缠绵中产生出一种不寻常的现象:作为极其亲密的伴侣,克洛岱尔不仅为罗丹提供灵感,也助他寻找到了新的创作风格,并使之杰作频现。在这一过程中,克洛岱尔自己的天赋也迸发出来,并成为了杰出的女雕塑大师。她的美貌、青春与才华,全都奉献给了她所爱的这个男人。

  与克洛岱尔分手后,罗丹还是选择了罗丝·贝莉这个一直与之厮守却无法相爱的女人为伴。而克洛岱尔,则试图在艺术创作中寻求逃避,但她的作品,无法获得艺术评论界的接受。绝望中的克洛岱尔,砸毁了自己亲手创作的大部分雕塑作品,从此跌入疯狂的黑暗里。这个心痛如绞的女人,坚信是罗丹——这位她曾经求教的老师和热恋的情人——窃取了她的人生光阴和才华,并由此生出病态的仇恨,而这一仇恨,也将其灵魂焚毁殆尽。

  这出新创作的芭蕾舞剧,反映出罗丹对克洛岱尔这位‘缪斯女神’的渴望,以及他所受到的良心折磨。舞剧还表现了克洛岱尔因精神病引发谵妄,并在妄念中饱受痛苦煎熬——或许,正是命运无情的捉弄,才使她陷入如希腊复仇女神般的疯狂吧。

  在演出中,我们用舞蹈这一语言,叙述热情以及内心的挣扎与绝望——所有这些人类精神气象,正是罗丹和克洛岱尔通过青铜和大理石卓越表达过的。如何用无拘无束且情感丰富的流畅舞姿,去诠释凝固在石头上的瞬间,正是我在编排这部新舞剧时,一直想努力达成的。

  《罗丹》反映出天才们在创作不朽杰作的同时,所付出的极端代价。当然,它也呈现了那种令每位艺术家神魂颠倒的创作之苦与其中的诡秘。”

—— 鲍里斯·艾夫曼

“芭蕾世界苦苦寻觅的编舞大师已经出现了,他就是鲍里斯•艾夫曼!”

安娜•基塞格夫,《纽约时报》

“鲍里斯•艾夫曼是一个超级’戏剧魔术师’,他非凡的编舞才能毋庸置疑。我们唯一的疑惑是:他到底是20世纪最后一位还是21世纪的首位舞蹈编舞大师。”

克莱夫•巴恩斯,《纽约邮报》

  The best way to go for you to know the credible Michigan Payday Loans providers. It is strictly forbidden to administrate Cialis Soft online in conjunction with medications, which are composed of nitrates - antidepressants, drastic analgetic pills, sleeping pills, and others.